年 夜

来源:机运队  作者:蒋昌明  发布日期:2019-01-21


郑宏和冯彤是一对新婚夫妇,他从事矿山救护工作,她是川东A市人民医院的一名护士,救死扶伤共同的神圣职责让两个年轻人走在了一起。但因工作性质的原因,迫使他们夫妻两地分居。

这时,还有三天便是大年三十了。她拨通了远在百里之外的他的手机。她问,过年能回来吗?他说,不能,春节矿区事故多。她抱着一线希望又问,那过年以前能回来一次吗?妈妈想你在家过年呢!手机那端的语气很是柔和。不能,春节期间工作特别忙,我们还有好些工作要做,况且我队队员们都要“战备” 值班,都忙得在外过年,后天队里聚餐,也让大家开开心心过个年。她失望地放下了手机。

他是川东某国有煤矿矿山救护中队的队长,由于队伍实行军事化管理,每天24小时昼夜战备值班,随时准备出动抢险救灾,她和他虽是新婚燕尔,但很少有机会见面。而她又实在舍不得春节这么些天的假,于是收拾好行李,打定主意去他那个偏远的煤矿过年。对她的到来,他不惊不诧,好象早有准备似的,只是他这几天太忙,也顾不得她了。这家煤矿座落在大山深处,既落后,又偏僻,她没有什么好去的地方,便将他的寝室收拾干净,贴上一些自己带来的年画,使得小屋也有一些过年的气氛。大年三十的前一天,中队聚餐,大队和矿上的领导也赶来慰问,热热闹闹的。中午,她的母亲突然打来电话,要她无论如何也要回家过年。也难怪,父亲是个守旧的人,十分注重过年,而双亲只有她这么一个独生女儿。

匆匆赶回家,早已是华灯璀璨,洋溢着节日气氛的城市,到处是张灯结彩。第二天过大年,往年的年饭都安排在晚上,一家子边看春节联欢晚会,也吃团年饭。今年,父母将团年饭改在了中午,吃过午饭,母亲将两大塑料袋吃的塞在她手上,送她到了车站。

到了他的中队,他的门开着,人却不在。一个队员告诉她,他去一个车祸事故现场抢险去了。临近晚八点,他才一身泥水地回来。他问她,家里过年还好吧?她点点头,反问他,你呢?他苦笑了一下,说,还好,只不过今天这个年是同车祸的伤者一起过的。

矿区大年三十的火灾最多,他仔细地检查了一遍队里的各类消防、救护器材后,才到活动室里同队员们一同观看春节晚会。这是她第一次在外过年,也是第一次在外看春节晚会。她忽然想到往年在家时,同父母一起坐在空调屋里、吃着零食乐乐呵呵地观看春节晚会的情景。她看看周围,他和队员们一个个看得津津有味,好象全然不觉严寒。快到次日零时,她见他忽然紧张起来,一忽儿踱到值班室,一忽儿踱到窗前张望。春节晚会结束后,他才松了一口气,对她说,多亏矿上今年明令禁止放烟花爆竹,一次火灾也没有,不知有多少家庭免受了损失。

她躺在床上,他却将台灯拧亮,面前放着一本书。她问,你不觉得困吗?他笑笑,不困,我要守夜呢?她也笑,你们这里过年还有守夜的习惯啊!他说,没办法啊,过年火灾事故多,我已经守了五个年夜了。她说,听说你们煤业集团公司正在开展“寻找最美矿工”活动呢?把你的事迹整理整理,也试试,怎样?他道,我,太平凡了,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煤矿工人,没有惊天动地的感人事迹,比我先进、比我艰苦的矿工多着呢,还是算了吧!说完摇摇头,她也点点头。

那一夜,她没睡,陪着他说了一夜的话。那一夜,很平安,没有火灾发生。

关闭 | 浏览( 584)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