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奈

来源:机运队  作者:蒋昌明  发布日期:2019-06-04


    “人生中要面对许多的无奈,在恋爱时尤其突出。”林立飞几年前听到这句话时,还不以为然。如今,性格开朗、为人畅快的他,在和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吕彤恋爱一年有余,却猛然间感到了这句话的真谛。

     林立飞是一名井下电工,井下作业自然是他的“家常便饭”。自从和吕彤有了交往,吕彤每天就有了一个必不可少的功课:给他打电话提醒他在工作中要注意安全。

    可林立飞是个熟练工,五、六年的井下电工经验,让他经常凭着自己胆大心细、眼疾手快,解决问题,逢凶化吉。渐渐地,他对那些操作规程、安全生产规章制度不那么记得细致,操作起来也不那么严谨了,小来小去的,也常常有一些违规违章的举动,在“毛躁”上出了一点小名。

    这天早上,吕彤照例给他打来电话,在提醒安全之后,又附带告诉他一个好消息:他未来的老岳母让他晚上到她家去吃饭。林立飞不禁喜出望外:看来,婚事就快要成了。他兴冲冲地接受了机电科长安排的任务:带领四个工友到一个辅助巷道挪动一台暂时不用的电机,检修照明信号综合保护装置,改动电源线。这在井下电工的作业项目中,算是一件“小活儿”。

    到了现场,林立飞先是按井下作业前先检测周围环境的规定,用便携式甲烷检测仪进行了甲烷检测,没有问题。“瓦斯”大概仍在不知深处的地下酣睡。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作业环境,发现那台电机仍处于带电状态,他看看黝黑悠长的巷道,不由犯了踌躇。

    这是一个已经开采了三十多年的老矿,井下巷道阡陌纵横,来来回回沟沟岔岔足有上百里。按规定,今天的检修作业,应当先拉断电源,再进行检修,检修完毕确认无误后再送电,以防止井下操作最致命的电火花。可这个作业点距离井下变电所单线有三里多路,1600多米,要断电,电工必须先去变电所拉断电源,再跑回来调整改动电源线,进行完一系列作业,再回到变电所合上电闸,送上电再跑回来调试。这样的话,即使一切正常,也要跑上两个来回,加上中间的作业时间,他们这个班次,就可能干不完这个活儿,而这样的活儿,干不完是要加班一次干完的。这个辅助巷道,没有设置通讯设备,检修和调试过程中,可能要这样跑上几个来回,那就可能要跑近二十里路。巷道里高低不平、上坡大坎,很不好走,的确是件累人的苦差事。

    怎么办?林立飞胆大是胆大,但他也轻易不敢冒大的风险,否则,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,如果不能及时出井,就会耽误晚上去未来的岳母家。而且,下井的路上他就合计过了,得给岳母家买点像样的礼品,初次登门,决不能“不懂事儿”。但是现在,碰上这说轻不轻、说重不重的活儿,真像碰上了一个“难缠头”,想快快不起来,要是慢了还真耽误不起。

    林立飞在原地转了几圈,似乎下了一个决心。他反复端详了作业场所的环境和设备,又拿出甲烷检测仪来来回回检测了两遍,估计瓦斯绝对没问题,他安排那几个工人,动手!他亲自上阵,打开电机上的电缆螺栓,轻手轻脚地拆电源。既使再轻的手脚,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。井下昏暗的环境里,哪怕一丝一点的光,也会产生剧烈的骚动。就在林立飞即将拆除的一瞬间,随着刺啦啦的炸响,一串耀眼的火花骤然一闪。林立飞顿时定住了,惊悚地闭上眼……还好,什么事也没发生。

    一个半小时后,井口电话来了,通知林立飞马上出井。林立飞出井来,机电科长等人员已经在井口等着他了。机电科长二话没说,递给林立飞一份崭新的红头文件,让他自己看。

    林立飞急匆匆之间,只看清这样几行字:急件……鉴于井下电工林立飞在今天的井下作业中,严重违反操作规程,引发极度危险,给予林立飞记大过处分一次,停工学习两个月,学习期间只发生活费……他一下子懵了。

    而更让他懵的,是吕彤的手机短信。吕彤的短信有两个,第一个很短,只有五个字:别再找我了。第二个很长。

吕彤的第二个短信是这样的:

    生命中最大的无奈,常常只是缺少一个“安”字。你安全,我安心;你安稳,我诚心。但我平生最怕的,就是我将一生托付的人,他不会珍惜自己的生命,那他更不会珍惜我的感情和一生。

    林立飞坐在井口旁的栏梯上,眼里只剩下茫然的无奈的天空。(责任编辑:张茜)


关闭 | 浏览( 304)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